• hg0088注册:专业互联网险企可不设分支机构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11-16 11:03 | 来源:hg0088 | 浏览:
  •      近日,第五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式公布了“2018年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”,绿盟科技威胁和漏洞管理方案,从近千项申报成果中脱颖而出,成功入选。
      据了解,此次评选成立了“世界互联网领先科技成果推荐委员会”,委员会成员来自于中、美、英、澳等国的47名知名互联网业界专家。
      根据中国工程院院士、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邬贺铨介绍,委员会收到来自中国、美国等国家互联网领域的创新成果近千项,经过投票和评审,入选45项,现场发布15项。
      绿盟威胁和漏洞管理方案(NSFOCUS TVM)向客户提供漏洞管理的全过程支撑。充分利用漏洞情报信息、情报触发漏洞管理流程运转、情报参与漏洞修复响应级别分析,帮助客户建立快速响应机制,及时有效应对大量资产漏洞的修补工作;系统量化跟踪和分析人员的流程执行情况,促进管理流程持续优化。
      从云端绿盟威胁情报系统获取外部漏洞利用活跃度的情报,结合本地业务系统重要度、资产防护度等多重因素综合评估,给出漏洞修复的优先级,贴近客户实际漏洞修复需求。该方案技术特点和方案价值得到客户广泛认可,已成功应用到多地的运营商、金融等企事业单位。 这一边,“双十一”消费保险出单量高达11.3亿单。那一边,“相互保”引爆重疾险需求。与此同时,《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》正在重修,多项政策限制被打破。在业内人士看来,经历了一段瓶颈期后的互联网保险,现已开始企稳回升。
      新规亮点纷呈,2015年10月开始施行的《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暂行办法》已经到期。《互联网保险业务监管办法(草稿)》(下称《意见稿》)近日新鲜出炉,亮点颇多。
      诺亚研究工作坊私募股权研究总监汪波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之前只有专业互联网险企可不设分支机构,在全国范围开展互联网保险业务,而《意见稿》打破了这一限制。同时,除了人身意外伤害险、定期寿险和普通型终身寿险,报销型医疗保险以外的健康险、养老年金险、税延养老险等互联网保险业务经营区域,也可扩展至险企未设分公司的省、自治区、直辖市。“《意见稿》还明确了一些禁止事项,如第三方网络平台销售自身或第三方产品或服务时,不得以默认选项的方式搭售保险产品;对于有欺诈行为的客户,将建立保险行业黑名单;健康险、年金险放开区域销售限制等。”
      保险资深人士樊友亮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《意见稿》反映出对互联网保险的监管思路。首先,进一步厘清市场主体。《意见稿》明确,互联网保险业务应以保险公司和专业的保险中介公司为主,互联网第三方平台承接一些辅助性工作,且在网络销售保险产品的平台需要备案。“这预示着未来监管层将对第三方平台提出更多合规性要求,如加强信息数据安全性、业务不能委托开发等,相当于提高参与者的门槛。”樊友亮认为,从火爆到规模下滑,互联网保险前期发展有不理性之处。要想形成良性循环,必须先对各参与方进行梳理,“泥沙俱下”不利于整个行业发展。
      其次,规范产品。《意见稿》规定互联网产品销售不能脱离险企的销售范围,即寿险、健康险、信用险、保证险、财产险。樊友亮指出,“新规明确非报销形式的健康险可在网上销售,这打破了重疾险的销售限制。对险企来说,重疾险需提供的服务是低频的,一旦发生,一次性理赔,核保、核赔比较简单。而‘百万医疗险’不同,今年出现了不少理赔纠纷,监管层也对其续保问题给予警示,未来该险种的发展有待观察。”
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互联网上不限区域销售的险种增多,引起业内对“线上全放开、线下仍限制”的质疑。樊友亮认为,目前大险企基本都实现全国布局,网点受限的主要是中小险企。“由于保险公司被允许建立自营网上平台,接下来,中小险企反而能借助互联网迅速缩小渠道差距,对其是利好。”据了解,大险企大多自建营销平台,有的还申请了互联网保险公司牌照。而中小险企资金有限,该如何把钱用在刀刃上?在樊友亮看来,“这取决于各家险企的发展策略及股东的资源禀赋。如果股东资源在互联网流量、营销上没有先天优势,即便自建网销平台实现跨区域展业,保费增加也不会很明显。因此,哪怕政策放开,保险公司也不会一窝蜂地自建网销平台,更多还是与互联网头部企业及一些场景化的第三方平台更深度合作。”
      樊友亮表示,目前一级市场获得融资的多为场景化互联网险企,未来会和中小险企走得更近,各取所需。“比如,保险公司长于精算和风控,第三方平台在某个特定场景更有号召力,两者合作对双方都有好处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也是激发保险创新的源泉。”
      细分市场是王道,相关数据显示,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从2011年的31.99亿元增至2014年的858.9亿元,在总保费中的占比由2011年的0.22%提升到2014年的4.2%。然而,2016年以来,互联网保险发展遇到瓶颈:2015年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2234亿元,在总保费收入中占比9.20%;2016年互联网保险保费收入2347.97亿元,在总保费收入中占比降至7.58%;2017年互联网人身保险累计实现规模保费1383.2亿元,同比下滑23%,保费增速出现近年来首次负增长。
      汪波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多个原因导致了这种情况。一是互联网“基因”要求互联网险企在保险科技方面进行大量实践和应用,前期投入成本较高。二是互联网险企普遍成立时间较短,保费规模相对较低,不足以摊薄成本。三是财政部发布的《企业会计准则》规定,保险公司的保单销售费用、管理费用,在发生时全额计入当期损益,不得递延和摊销。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告诉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,起初行业寄望互联网保险能变革渠道,成为撼动既有渠道格局的新兴力量。但目前来看,短期内可能并不现实,原因不仅在于互联网保险发展受相关政策变化影响,更在于其自身的价值创造能力有待提升。“引入场景保险概念以来,互联网保险产品从表面上似乎推陈出新,但真正经受较长时间检验,并有一定市场的产品不多。”樊友亮认为,事实证明,简单粗暴地把保险产品上线,即便再有流量也换不来保费。“只强调流量,不改变产品,或在线下销售中简单设立App、给营销员发个iPad,这些都不行。细分、专业才是王道。”樊友亮指出,对互联网平台来说,流量很大,但转化为保险客户非常不容易。“耐心观察,发挥专业知识,深度挖掘平台客户的保险需求,再结合场景,才有可能占据某一领域的细分市场,为险企带来更多保费。”
      科技赋能创新,“保险业的核心是风险管理,按照惯例,只有可鉴定、预测且不能带来盈利的损失才能保险。而赔付非常小、无需风险转移或风险极大的标的都不能投保。但随着科技进步,以前保险的‘禁区’逐渐被打破。”中国互联网保险(宁波)产业投资基金董事长李宝忠对《上海金融报》记者表示,“以退货运费险为例,每单保费几分钱,这在以前是典型的‘不可保’,但通过保险科技,不可能变成了现实。”
      据了解,退货运费险基于电商大数据消费行为进行定价,这是国内保险市场上首次出现运用大数据运算的动态精算模型。业内人士普遍认为,退货运费险的定价正在改变传统保险业完全由精算师定价的局面。与此同时,在一些风险较大的领域,通过与科技结合,互联网保险也推动了传统产品的创新、升级。
      “每个创新的险企,手上都必须有‘绝活’,才能细分市场,拥有核心竞争力。这方面,‘互联网保险+科技’有助险企找到适合的场景化应用领域,并真正落地。”李宝忠以久隆保险为例,“该公司针对挖掘机、起重机、风机等装备,开发了28款专业保险产品以及行业首创的5款装备保险定制产品。同时,推出中国第一款工程机械的延保产品,逐步建立了工程机械领域专业的保险产品体系。”
      “工程机械的延保产品非常难设计,如何风控是关键点。久隆保险的大股东是三一重工,其出产的工程机械几乎都装上特殊的智能芯片,可实时了解实际运作情况。利用这种股东资源,再嫁接世界先进的物联网科技,久隆保险的延保产品实现精准定价与风控,最终实现工程机械分时付保费。”在李宝忠看来,这种模式缓解了购买工程机械的个人、小企业的资金压力。对保险公司来说,通过实时物联数据,能提前发现处于风险高发区域的装备,减少损失,可谓“双赢”。
      当下,正是看到“互联网保险+科技”的魅力,互联网巨头纷纷加快布局保险板块。例如,除了由蚂蚁金服、腾讯、中国平安等发起设立的国内首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众安保险,阿里系投资了信美相互、国泰财险、杭州保进保险代理,以及蚂蚁金服旗下的保险板块;腾讯系投资了和泰人寿、香港英杰华、微民保险代理公司;百度欲与安联保险、太平洋保险发起设立保险公司,并收购黑龙江联保经纪;京东与安联“联姻”,成立京东安联财险。此外,唯品会投资国富人寿、广东品诺保险代理;苏宁也有了保险销售板块,并投资金诚保险;网易成立保险商城;美团成立重庆金诚互诺保险经纪;小米成立小米保险经纪;携程旗下有携程保险代理公司;途牛旗下有途牛保险经纪公司。
      汪波认为,近期互联网保险企稳回升,从中可以看到很多机会。“比如,健康保障性产品就是一个潜在的爆发‘窗口’。近期支付宝上线的重疾险‘相互保’也是一场变革与突破口。”
      樊友亮指出,考虑到百姓的寿险、健康险需求快速上升,而国内互联网技术突飞猛进,两相结合的互联网保险仍大有可为。“中国市场庞大,只要在细分领域做得足够好,爆发的保险规模将十分惊人。”
  • 相关内容